没有权威就不可能有一致行动

2017-07-04

  对于权威,马克思主义有着科学的见解。19世纪70年代恩格斯专门撰写了《论权威》一文,后来他又在《致保尔·拉法格》《致卡洛·特尔察吉》《致泰奥多尔·库诺》的信中连续阐发了对“权威”的看法,认为“想消灭大工业中的权威,就等于想消灭工业本身”“没有权威就不可能有任何的一致行动”“问题是靠权威来解决的”。这些观点不断为历史实践所证实,闪耀着真理的光芒。

  恩格斯反复阐述权威,是当时经济社会发展和革命斗争的客观需要。18世纪60年代至19世纪70年代,欧美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相继完成第一轮工业革命,由早期资本主义进入自由资本主义发展阶段,一方面资本主义生产力快速发展,资本主义制度得到确立;另一方面资本主义基本矛盾不断积累,经济危机周期性爆发,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阶级矛盾不断加剧,反抗资本主义的斗争运动此起彼伏,各种社会思潮特别是无政府主义十分活跃。

  然而,工人阶级、工人运动中充斥的无政府主义思潮严重影响着马克思主义的深入传播,阻碍着工人运动与革命斗争的深入开展。当权的资产阶级对欧洲工人运动和第一国际的疯狂镇压,引发了人们对作为阶级统治工具的国家机器的仇恨,加之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煽动性,使得无政府主义成为工人群体中颇具诱惑力的思潮。为揭露批判无政府主义的错误本质,在工人阶级中确立起对共产国际和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权威,恩格斯连续撰写了关于权威的文章和书信。此外,对巴黎公社革命失败的反思也是恩格斯思考权威问题的又一原因。他在分析巴黎公社起义成员的“成分”后指出,“巴黎公社遭到灭亡,就是由于缺乏集中和权威”,因而得出“获得胜利的政党如果不愿意失去自己努力挣得的成果,就必须凭借它以武器对反动派造成的恐惧,来维持自己的统治”的结论。可见,恩格斯关于权威问题的科学结论,是用革命斗争血的教训换来的。

  在对权威产生、运行的基础和条件进行考察分析的基础上,恩格斯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权威观,一是权威是一种社会关系,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不能被主观取缔和人为消灭。二是现代社会权威不仅不会消亡而且不可或缺。三是权威和自治并不矛盾,对其关系要辩证地历史地看待。恩格斯认为,“把权威原则说成是绝对坏的东西,而把自治原则说成是绝对好的东西,这是荒谬的。”

  马克思主义关于权威的观点,在无产阶级革命和建设过程中不断得以实践和发展,列宁、毛泽东、邓小平都根据当时的革命和建设实践对权威的必要性、重要性作过论述。当前,我国正处于由大向强发展的关键阶段,要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须臾离不开党的坚强领导。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明确习近平总书记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正式提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这是党和国家事业长远发展的客观需要。作为军队党员干部来说,就是要自觉做到忠诚核心、拥戴核心、维护核心,坚决贯彻落实军委主席负责制。当年恩格斯批评对权威和集中妄加非议的行为时指出,“说这种话的人,要么不知道什么叫革命,要么只不过是口头革命派”。可以说,在关系党和国家前途命运、各族人民根本利益的重大问题上,是否坚决做到维护核心、维护权威,是评判党员是否合格的试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