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情妇因受贿获刑 家属默许致贪官养情妇滋生共同腐败

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作者:吕立峰2012-10-16

新疆伊宁原市委书记焦宝华情妇受贿获刑15年

  权力观错位、监督缺失、家属默许导致贪官养情妇并滋生共同腐败




张浩/漫画


  杜燕有过让人很羡慕的潇洒,不过不是因为她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而是她有一个手握实权的情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原州委常委、伊宁市原市委书记焦宝华。别人磨破嘴跑断腿也办不成的事,只要她出面说说话,保准十拿九稳。

  和焦宝华在一起,杜燕快乐了几年,幸福了几年。然而,好景不长,在平时喜欢穿布鞋、抽低档烟的“朴素”市委书记焦宝华因离任审计东窗事发后,杜燕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4月27日,焦宝华被法院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本报5月24日、29日曾作报道)。

  焦宝华受贿案也牵涉到了他的情人杜燕。7月16日,乌鲁木齐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杜燕有期徒刑十五年。杜燕不服提出上诉,9月17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事成后给咱1000万元好处费”

  2009年4月,伊犁鑫合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叶成华看上了伊宁市汉宾乡苹果园的一块地,觉得这块地很有开发价值,想拿到手。于是,他找到伊宁市国土资源局局长李某,询问这块地的情况。李某说:“这块地可以出让,但必须让市委书记焦宝华点头同意。”

  叶成华拿着效果图,满怀信心地去找焦宝华,提出要在汉宾乡苹果园开发房地产。话还没说完,焦宝华就把叶成华从办公室骂了出去,搞得叶成华很难堪,他意识到焦宝华对自己非常反感。

  叶成华明白,要想通过正常渠道拿到这块地希望很渺茫。他不死心,打算给焦宝华一些好处费,但想到自己是被焦宝华赶出办公室的,于是决定找一个与焦宝华关系亲近的人去办这件事。

  这时,杜燕的名字突然闪现在叶成华的脑海里。几天后,叶成华找到杜燕说:“我看上了一块地皮,搞房地产开发很有前景,如果你有时间,咱们一起去看看,你给我参谋参谋。”杜燕满口答应。

  在看地的路上,叶成华说:“我确实想要这块地,之前找过焦书记,他没有答应。求你出面给焦书记说说,如果我拿下了这块地,项目10%的股份送给你和焦书记。”

  2006年,时任捷通石油燃料公司副总经理的杜燕,负责伊宁市民用燃气入户项目的发展规划,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认识了焦宝华。因工作关系,杜燕与焦宝华接触的机会逐渐多了起来,从认识到熟悉,再到信任。一次旅游途中,二人发展成了情人关系。情人的角色虽然不光彩,但对杜燕来说却无所谓,况且她能当市委书记的半个家。

  杜燕赤裸裸地对叶成华说:“我们不要股份,直接给钱吧。”叶成华说:“行,那就给你们1000万元,你看怎么样?”随后,叶成华把这块地的现状图交给杜燕,让她找焦宝华也好说话。

  第二天,杜燕带着土地的现状图来到焦宝华的办公室,说:“你看看,能不能把这块地给叶成华搞开发。”焦宝华说:“不行,叶成华是个投机奸商,不可靠,你以后不要与这种人打交道。上一次,我把他骂出了办公室。”杜燕说:“叶成华和我讲好了,事成后给咱1000万元好处费。”

  焦宝华大吃一惊,表示怀疑。杜燕说:“他既然敢答应,肯定就能兑现。我和叶成华认识多年,这个人,我比较了解,很讲信誉的,不是那种说大话的骗子。”

  焦宝华沉思片刻,对杜燕说:“你不要和叶成华讲你已经给我说了他要送1000万元的事。关于拿土地的事,让他直接找国土局李局长就可以了,我会给李局长打招呼的。”

  在焦宝华的协调下,2009年5月,叶成华顺利地拿到了172亩地。叶成华告诉杜燕,公司账上的资金,银行要实行监管,只能分期付款。焦宝华知道后,嘱咐杜燕催紧点。一个月后,叶成华分两次共向杜燕的银行账户里打了1000万元。

  “钱你放好,将来你有个经济依靠”

  通过拿地这件事,叶成华知道了杜燕的能量,也清楚焦宝华与杜燕的关系非同一般。

  大约两个多月后,叶成华又找到杜燕,请她帮忙拿下伊宁市公园88号小区的地皮,并许诺事成后再给800万元。

  在巨额金钱的诱惑下,杜燕把叶成华的想法和800万元好处费的事告诉了焦宝华。焦宝华答应帮忙,并说:“把叶成华给的钱全都打到你的卡上吧。”

  几天后,焦宝华打电话把伊宁市国土资源局局长李某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说:“你们把公园88号小区的土地给叶成华开发。”李某随后把地形图和相关资料拿到焦宝华的办公室,确认了土地的面积和位置,焦宝华让李某尽快给叶成华办理土地出让手续。

  这块土地面积是150多亩,其中80多亩已经给了其他单位,剩余的70多亩给了叶成华。

  叶成华将800万元好处费给了杜燕,并对她说:“钱是从公司账上出来的,银行肯定会有痕迹。我担心出事,就以你帮助融资及分红的名义,签订了一个应得到报酬1800万元的协议。”杜燕表示同意。

  下面是办案检察官提审焦宝华的一段对话:

  “焦宝华,这块地如果杜燕不找你,走正常程序叶成华能拿到吗?”

  “我不同意,叶成华不可能拿到,当时竞争很激烈。”

  “叶成华为取得这两宗土地,承诺送给你们1800万元,兑现了吗?”

  “兑现了,我印象是2010年8月,那个时候组织部正在考察我,杜燕给我发短信,说叶成华给的800万元到位了,我说把钱先放好,要用的时候我通知你。”

  “叶成华这1800万元是送给谁的?”

  “应该是送给我和杜燕的。因为杜燕帮他找我说的情,我作为市委书记用职权帮他拿到了土地。我觉得这钱我不便拿,就放在杜燕那里了。当时,我还有一个想法,杜燕跟我这么多年,我也不可能放弃家庭,与她永远这么下去,我也是个讲情义的人,收下叶成华的1800万元,放在杜燕那里,她有这个钱将来也有个经济依靠,我也计划再过一两年提前退休,然后去经营我的公司,如果公司需要钱,我也可以用这个钱。”

  “你的想法给杜燕说过没有?”“说过。杜燕拿到钱之后,曾问过我钱怎么办?我说你放好,将来你有个经济依靠。”

  杜燕在一审法院开庭审理时曾辩解说:“我只是代焦宝华收取、保管贿赂款,我的行为不构成共同受贿罪,而是构成介绍贿赂罪。”但法院认定杜燕和焦宝华系共同受贿。

  “你们也不要太黑了”

  杜燕有一个同学叫谢涛,也是做房地产生意的。2009年3月的一天,谢涛找到杜燕说:“市国资委花了200多万元从市国土局通过出让方式取得一块土地,准备搞联建。我想做这个项目,你出面给焦书记说说,只要能帮我拿到这个项目,我送你一辆100多万元的宝马车。”杜燕认为开宝马太招摇,提议让谢涛给300万元,谢涛表示同意。

  杜燕随后找到焦宝华为谢涛游说,在焦宝华的帮助下,谢涛顺利地拿到伊宁市国资委联建项目,国资委出地,谢涛出钱,协议还规定:联建项目建成后,一层和二层无偿给伊宁市国有资产管理中心。

  一段时间后,谢涛对杜燕说:“我反复测算过,这个项目亏钱了。”随后,杜燕便对焦宝华说:“谢涛要求变更协议,如果不变更就亏本了。”焦宝华有点生气,但一听杜燕说谢涛不会让他们白帮忙,答应给300万元好处费,态度马上转变了,他让杜燕带谢涛来见他。

  几天后,杜燕带着谢涛来到焦宝华的办公室,把账目详细算了一下,焦宝华也觉得按照原来签订的协议,谢涛真是挣不了什么钱。于是,焦宝华立即给伊宁市国资委主任打电话,请他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一下。伊宁市国资委主任放下电话就来了,焦宝华对他说:“谢涛这个工程预算没有做好,按照这个协议,谢涛是要赔钱的。”国资委主任表示也要算一算账,并坚持按原协议执行。

  但焦宝华不容他回去算账,而是直截了当地说:“回去把协议变更掉,你们也不要太黑了,不能让谢涛亏得太多了。谢涛的意见是,把一层和二层与你们国有资产管理中心各分一半。”国资委主任不同意,要求要一楼。焦宝华见国资委主任态度坚决,就表态把一层和地下室都给国有资产管理中心。

  既然焦宝华这么说了,国资委主任便不好再坚持自己的原则。按照焦宝华的要求,国资委与谢涛签订了变更协议。协议变更完后,谢涛就把300万元给了杜燕。

  ■相关链接

  “京城第一贪”与情妇双双获刑

  据《京华时报》10月10日报道,有“京城第一贪”之称的北京市门头沟区原副区长闫永喜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案日前终审有果。北京市高级法院驳回闫永喜上诉,维持一审法院判决。

  2011年9月1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对闫永喜和他的情妇毛旭东等人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判处闫永喜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毛旭东由于检举揭发有功,被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

  毛旭东2003年大学毕业后进入闫永喜管辖的公司任总经理助理,后与比其大15岁的闫永喜发展成情人关系。2010年1月,闫永喜因群众举报其贪污被查实后落网,毛旭东检举揭发了闫永喜的大部分犯罪事实。

  法院审理查明,闫永喜利用担任门头沟区副区长、该区新城南部地区重点工程拆迁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等职务之便,贪污公款共计582.17万余元,单独或伙同情妇毛旭东收受贿赂660.57万余元,挪用公款1400万元。其中,毛旭东参与贪污340万余元,伙同闫永喜收受贿赂580万余元。